爸媽也成“低頭族” 互聯網科技新一波人口紅利到來

老年人長久以來被充斥著年輕、快節奏氣息的互聯網社會視為邊緣群體,但殊不知他們并沒有與時代“脫節”,這一群人已開始被科技市場廣泛關注。

鞭哥發現,家里的長輩們越來越“博學”了。

手機中各種社交、支付、視頻娛樂應用操作熟練,還不忘日日在各種薅羊毛軟件上簽到領紅包;最可怕的,還是他們買買買的能力,越來越多的中老年人加入“剁手黨”,成了網上消費的新生力量,大到家具電器,小到鉗子刷子,父母們都愛從網上淘。

在感嘆之余,鞭哥注意到中老年已悄然成為互聯網科技當下乃至未來不可忽視的一股力量。

互聯網普及下沉,“大齡”網民崛起

數據為證,根據去年8月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的第42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國內網民規模達8.02億,其中超過50歲以上的群體占據20.9%,60歲以上網民占10.3%,城鎮地區的互聯網普及率高達72.7%。

隨著智能手機、平板設備以及網絡的普及,中老年網民數量大幅增加,相應地,這些銀發人群(年齡超過50歲的人群)對社交、支付、視頻娛樂應用等互聯網產品的使用也逐漸增加。

根據QuestMobile的最近一次統計,2018年6月銀發人群(年齡超過50歲的人群)移動互聯網月均使用時長約為109個小時,同比上升28.5%。

其中,即時通訊、新聞資訊、短視頻的使用時長位居前三,分別約為31個小時、28個小時、25個小時,此外,短視頻的使用時長是所有行業中同比增幅最大的。

文章《中老年人短視頻應用可行性分析報告》提到,近一年,短視頻對銀發人群時間搶占最突出。在互聯網娛樂方式的選擇上,中老年人群并沒有被時代拋下,他們正在成為短視頻領域新的增長點。

彼時,網民中銀發人群的規模已超過5000萬。而隨著今年春節紅包大戰落幕,不論戰果如何,互聯網對羊毛黨主力——中老年人群的滲透必定又進一步加深。

銀絲經濟:數字科技需要抓住的人口紅利

數字科技帶來的便利化已經征服了曾經對我們“沉迷”手機嗤之以鼻的父母們,但這些還遠遠不夠,老年人市場對互聯網科技公司來說仍是一片藍海。

從數量上說,中國的老齡化人口正在加速上漲。

據國家統計局最近一次數據顯示, 2017年,全國人口中60周歲及以上人口24090萬人,占總人口的17.3%,其中65周歲及以上人口15831萬人,占總人口的11.4%。60周歲以上人口和65周歲以上人口都比上年增加了0.6個百分點。

預計到2020年,老年人口達到2.48億,老齡化水平達到17.17%,其中80歲以上老年人口將達到3067萬人;2025年,六十歲以上人口將達到3億,成為超老年型國家。

如果把銀發人群按年齡超過50歲來統計,數字還將更大。

隨著銀發人口的增長和人均壽命的延長,其引發的消費需求及經濟效益不可小覷。

老齡人口的增加和人均壽命的增長帶來了更大的養老壓力,但同時也產生了對陪伴性、娛樂性項目的需求,以及對健康護理服務的更高要求。

這些需求則為數字科技領域帶來了人口新紅利,致力于服務老年人口的各種科技,如社交娛樂應用,健康應用,網絡購物和語音輔助技術等市場潛力巨大。

互聯網科技帶來不一樣的幸福感

如今大多數中老年人都擁有自己的智能手機,有的還配有平板、智能音箱等設備。而他們對新技術、新設備的熟練掌握程度似乎也超出了我們的想象。設備中的一些軟件產品成了中老年人生活的必備。

社交、泛娛樂類應用軟件一定程度上可以幫助排解孤獨。微信已成為中老年人們與子女日常聯系的主要方式之一。

很多老年人也為了與子女更親近,主動接受年輕人愛用的產品,他們進一步學會相對更復雜的手機操作,微信的朋友圈功能和短視頻軟件如抖音、快手等已經吸引了很多“銀絲用戶”。

資訊方面,各種內容APP已經成為中老年網民獲取資訊的主要渠道,并且他們還樂于推送和轉發,趣頭條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此外,一些手機游戲也頗受父母長輩們歡迎,且多青睞棋牌類手游。由于距離限制,父母們平時和親友們也難得齊聚,現在通過手游開個虛擬房間就可以約時間在線上一起打牌、斗地主,既能和親友保持聯系,也能排解寂寞空閑。

支付方面,微信、支付寶支付也成了中老年生活的日常。除了提供便利,這些支付應用也讓更多的中老年用戶參與到網購和紅包活動中來,以拼多多為代表社交電商平臺備受中老年用戶的青睞。

一些科技公司也已經專門瞄準了銀發一族。

鞭哥了解到愛奇藝去年上線了短視頻app錦視,主打中老年用戶群。

圖片來源:網絡

糖豆也是專注服務于中老年群體的文娛平臺,最典型的產品就是糖豆廣場舞了。2018年,糖豆旗下的3款小程序“糖豆廣場舞”、“糖豆愛生活”和“糖豆每日精選”位列小程序總榜TOP10。

最重要的健康養護方面,一些幫助老年人的高科技智能設備也已推出,包括帶有身體健康狀況、跌倒監測和語音助手等軟件的設備,語音助手可以幫助人們更快地使用語音技術訪問應用程序。

一些養老服務平臺也是改進傳統養老弊端的入口。

據介紹,某平臺上,腿腳不便的老人可以通過手機app下定工單,讓養老機構的工作人員進行上門服務,陪同購物、叫外賣、護理等。

護工、醫生可以在手機app上了解老人的健康狀況,還可以制定和幫助執行護理計劃,家屬則可以通過手機app了解父母的生活、護理情況,進行實時視頻或語音溝通。

在智能看護方面,技術上已經實現通過為老人配備健康智能設備對老人的心率、脈搏等生命體征進行實時監測,并且將數據同步到平臺,家屬、醫生、護工可以實時查看健康參數是否有異等。

“共享護士”項目目前也在探索實踐當中,即用戶可以通過互聯網公司搭建平臺預約護士上門服務。

日前,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室發布《關于開展“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的通知》,正式認可了這種新興的服務類型。

銀絲經濟對互聯網領域的影響力與日俱增,中老年用戶們對互聯網社交、購物、支付和娛樂等方面的需求也同樣與日俱增。

盡管現在有多款產品可共老年人使用,但鞭哥注意到當前產品的設計對老年用戶的考慮仍然較少,他們在使用過程中仍遇到許多問題,如設備設置程序復雜,移動支付安全性以及內容上適合老年人的素材較少等。

春節一過,重聚的人們再次分離,由熱鬧到孤獨的中老年用戶比年輕人更加“空閑”,這一極具潛力的市場或是互聯網科技未來大展拳腳之地,而如何提高老年人的科技幸福感,也應是相關產品設計者們下一步需要考慮的問題。

暖暖视频免费大全中文字幕